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三生石旁,奈何桥边,孟婆的怒气已经突破了天际,众鬼差瑟瑟发抖,看着队伍前的男子,默默叹息。

    娘的,又来了一个!

    这两年,地府已经装不下了好吗!

    “喝了吧”孟婆举着一碗汤,面无表情的重复着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看起来没什么变化,不过熟悉的鬼差已经看出来了,孟婆这是生气了,说来也是,这年头不喝孟婆汤的鬼多的是,放不下前世,执着等人寻人的他们也不是没见过,可这么多人都寻一个人,那就真的不能理解了!

    “我来寻一个人”青年男子好脾气的开口,执拗的问道,“有个叫霍害的女子,可曾喝过孟婆汤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孟婆手筋暴起,‘啪’的一声将盛汤的碗摔得粉碎,怒吼道:“说了没见过就是没见过,我是孟婆不是月老,想找人去阎王那里,一个劲的问我干什么!老婆子每天要见那么多人,还非要一个个记住你们姓名不是!”

    事实上,她只负责熬汤喂汤,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那些喝汤的人端着碗时,总是忍不住和她唠几句。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对不起的人很多,最对不起的就是她了,我们曾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走的时候应当是恨我的吧,我们在一起十三年了,他每天都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等他一起,他等了我这么久,可是我从来没有等过他一天,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孟婆一个头两个大,可是怎么办呢,只能听着啊,于是她也以为自己习惯了,反正缘分这种东西都是命定的,该深情的几辈子都是深情种,渣渣过了几辈子还是渣渣,孟婆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麻木,直到……

    “婆婆,你可曾见过一个叫霍害的鬼?”

    “婆婆,她真的没有来过吗?我想再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老了,不知道霍害来的时候还能不能认出我”

    “霍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霍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太过奇葩,出现的频率又太高,孟婆想记不住都难,她原本很是纳闷,说这人到底是什么命,刚过了两个月就死了一次,甚至还未到两个月就死了一次,于是她抬头看了一眼,却蓦然发现,这些……并不是同一个人!

    孟婆见识过很多人,上面的大千世界总是喜欢用不同的形式表现自己,于是有古代的现代的玄幻的修仙的,可她从未在这种不同程度的位面频繁听到一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濒临死亡的时候,最后一通电话,最后一个名字,都代表着人在这个世界上最深的牵挂,那个叫霍害的人,何德何能竟然牵扯了这么多人?

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