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公子果然料事如神,霍姑娘今天一早便去了赵侍郎家”书房内,莫安低声向陆离汇报着。

    “嗯”陆离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着书桌旁边的宣纸,莫安撇了撇嘴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自那天公宴之后,霍害便一天差人给公子送一张,语言含蓄,心思却毫不掩饰,只是自从苏启言被打之后,这信便断了。

    虽然公子没有表现出来,可莫安知道,若是公子真的不喜,这些书信也不会被整齐的放在书桌旁,可霍害既然喜欢公子,如今却又和那个穷书生走的这般近,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都要糊涂了!

    莫安抬眼看了一眼陆离,叹了口气,躬身退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房门轻掩,陆离抬眼瞥向了桌上的纸张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查到了,赵东旭一出门便收到了不少目光,感觉众人都在嘲笑他,赵东旭似乎很生气,想到罪魁祸首是霍姑娘,便咬牙道夏夫人若是不回来,他这辈子没老婆,便……便找霍姑娘当自己老婆,刚巧被出门买药的苏启言听到,便出手打了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陆离失笑,赵东旭有句话说的不错,不过是一介平民!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他竟然连个平民都不如!

    当时的场景若是换了自己,他又会如何做?

    **

    问了半天,苏启言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原因,霍害抽了抽嘴角,淡定的想……这货可能就是单纯的手痒了吧,毕竟那个赵东旭看着确实挺欠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,主要关键还是在赵东旭身上,就像现在的官司,只要他肯撤诉,屁事没有!

    可要说小也不小,毕竟苏启言在赵东旭最难过的时候,在他伤口了捅了一刀,这恨不发泄出来当真不爽。

    不想给霍水惹麻烦,霍害想了想,还是决定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“赵侍郎别来无恙啊”进了赵府,霍害一副自来熟的和赵侍郎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赵侍郎:……

    尼玛这谁啊?

    “霍姑娘这是?”赵侍郎嘴角抽搐的看着霍害身后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奴家见过赵侍郎”整齐划一的动作,悦耳动听的声音,震得赵侍郎连连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“霍害你这是……放肆!”怒急之下,赵侍郎也顾不得霍水的权势,当即铁青着脸怒瞪着霍害,一副被羞辱的姿态。

    霍害不自在的掏了掏耳朵,抬脚走了两步上前,对着赵侍郎无奈道:“赵大人,这些女子我都已经买下来了,全是贵公子当日宠幸过的,您确定不要?”

    “胡闹!简直是胡闹!我堂堂赵府怎么会要这些青楼女子!简直荒唐!”赵侍郎一甩袖子,气的脸色青紫,冲着旁边一脸呆愣的下人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全都给我……”赶出去!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霍害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,转身看着面前的女子叹息道:“既然侍郎大人不愿意,那你们便跟着我吧,就算你们在那之后再没接过客,就算肚中可能怀了孩子,从此也与赵府再没什么干系啊!”

    ‘怀了孩子’四个字霍害咬的极重,赵侍郎一听面色顿时变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赵家如今就赵东旭一脉单传,不然也不会这般宠溺,可媳妇已经娶了近两年,肚子却没有丝毫动静,赵东旭刚提出纳妾的建议,就被夏夫人一顿毒打,夏家势力不容小觑,他们便只能忍着,不料如今又出了这般状况。

    若是这些女子真的怀了赵家的种,别说是青楼女子,就是囚犯他们也要供起来啊!

    “且慢!”赵侍郎当即拦住了霍害的去路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