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轻寒,你这么早就来了”远远看见谢清寒的身影,霍害高兴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霍水的脚步顿时定在了原地,看着远处挺直的背影,眉头皱的死紧:“你们什么时候这么要熟了?”

    他是不是很久没关心过霍害了,为什么连她交往什么人都不清楚?

    “嘿嘿,原本不是很熟的,只是我没什么朋友,偶然见过轻寒觉得很投缘,就邀请她一块出来散散心”此刻两人已经走到了谢清寒的面前。

    谢清寒认得出面前的男子,权倾一时的宦官,人人得而诛之的大奸臣,也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眼看见的人。

    霍水看向谢清寒,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,面上却很是不屑道:“谢家的人?”

    两人虽不是见面就掐,气氛却着实说不上好,隐隐流动的浮波,显示着剑拔弩张的氛围,霍害扯着霍水的袖子,像是丝毫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“轻寒,这是我哥哥,世界上最好的人,没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,若是你有难处就来找他,他很厉害的”霍害笑眯眯道,一副全身心依赖好妹妹的形象。

    恭维的话霍水听过不少,本应该嗤之以鼻,心中却止不住的开心,唇角也忍不住翘起了弯弯的弧度。

    他本就长得绝色,这一笑更是迷乱了众人的眼,一瞬间被吸引了心神,再美的景色也入不了眼。

    谢清寒失神了片刻,猛地一怔,当即将视线转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三人干巴巴的上了船,两人默不作声,只霍害一张嘴不停的絮叨着,字字却不离京城的名吃,城北的包子铺城南的一品饺,老槐树下的糖不甩,天仙楼的醉甜虾乳鸽松,老王家的麻辣豆腐,以及黄鹤楼的御肉十六宝……

    ‘咕噜’一声,霍害的声音登时停了下来,和着霍水的视线,两人愣愣的看向了谢清寒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早晨没吃饭”谢清寒别扭的将视线转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霍害:……

    霍水:……

    ‘噗嗤’一声,霍害忍不住笑出了声,就连霍水一直紧绷的脸也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不该那么晚来的”霍害转身打开了身后的包裹,递给了谢清寒,眨着眼睛调皮道:“下次换我来早点”

    谢清寒也忍不住笑出了声,抬手不客气的捏了几块糕点。

    她向来戒心很重,可从霍害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恶意,当即也卸去了防备。

    霍水暗暗称奇,心料霍害竟是个有办法的!

    略微填了填肚子,抬眼看着外面波光潋滟的水,谢清寒轻笑的看向了霍害:“你喜欢吃鱼吗?”

    鱼?

    霍害顿时双眼一亮,女主的手艺可是公认的好,这个机会可是不容错过啊!

    “小寒寒,你是不是会做饭?”霍害当即蹭到了谢清寒身边,满脸的讨好。

    霍水:……

    她在家中没吃饱吗?

    谢清寒:……

    这般亲近是不是太自来熟了?

    “嗯”尽管不太适应,谢清寒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好!”霍害转头指了一处空地,兴奋的对船家嚷嚷着:“老爷爷,去那里!”

    知道船上的几人都是大户人家,老爷子自然是不敢怠慢,只是不曾想霍害的态度这般可亲,老爷子心中一暖,手下双桨竟神奇般的飞快转动,转眼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”跳下了船,霍害飞快的跑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不客气。

    霍水轻笑,一个眼神扫过去,手下人会意,当即给了老爷子一锭银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颤颤巍巍的掂着手中的银子,眼中满是热泪,轻颤道:“好……好人啊!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