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课间,教室的喇叭突然响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以为要发生什么大事了。

    郝主任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:“高一同学请注意!请注意!最近我发现高一某些同学借晚自习之便,谈天说地,不务正业,学习态度懒散!从今天起,我将加大对高一晚自习巡视密度,请各位同学以学业为重。谨记!”

    话落,教室里顿时激动的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郝主任说的不是谈天说地,该是谈情说爱吧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郝主任抓了一对,在kiss!”

    “这么牛!那不是完了!”

    “两人哭着保证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晓叹了一口气,“完蛋了,我的书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芜问道:“你都看完了?”

    姜晓:“没呢。林芜要不先放你宿舍一段时间?拜托拜托。”

    林芜失笑,“傍晚放学有时间搬吧。你还是别再看了。”

    姜晓双手合十,“爱死你了。”她随即起身,“我那本《顾盼生辉》在谁那里?看完了赶紧给我,我得带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这儿呢。我还有一点没看完,中午看完,下午给你。”

    姜晓冲她比划了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下午第一节课结束,同学把书还给姜晓,“我看完了,谢谢啊。可惜,女主最后也不能开口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太让人心疼了。不过女主能遇到陈绍宸很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特别喜欢那句——顾盼,清华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能有人和我说上这一句,我一定发愤图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阳一阵鸡皮疙瘩,“真受不了你们,不就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!”异口同声的反驳。

    孙阳默默地低下头,“我学习,我骄傲。”

    秦珩扯了扯嘴角,看了一眼前面的林芜,林芜带着耳机,估摸着在听英语。他低下头继续做着题目。

    郝主任从教室后门进来时,谁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等有同学发现,刚要开口,就被郝主任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姜晓开心地和同学分享她最近在看的另一本,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郝主任手一抬,从她手中抽走了书。

    林芜紧张地喊了一声:“……郝主任!”

    姜晓僵着身子,“郝——郝主任!”

    郝主任看着手里的书,“《顾盼生辉》夜蔓,你眼波中流转的无声爱,全世界,只有我听见。啊!这什么书?”

    姜晓硬着头皮说道:“课外读物。”

    “课外读物?你还好意思说!我要问问你们班欧阳老师,这是她让你们看的书还是语文组新添的课外读物?”

    姜晓:“……不是的。”

    郝主任厉声道:“你胆子越来越大了!没收!3000字检讨!明天上午交到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姜晓:“……郝主任!您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林芜赶紧拉住她,“郝主任正在气头上,你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姜晓要哭了,“可是我这本是签名版的。没收就没了。郝主任进来,怎么都没人提醒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孙阳:“谁敢啊!你没看郝主任的眼睛瞪的和牛眼一样,吃人呢!”

    林芜一脸无奈,“我刚刚在听歌。”

    秦珩抬眼看着她,眼里一闪而逝的惊讶。沈宜行真是关心她,连娱乐生活都帮她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林芜想了想,“等明天吧,去和郝主任好好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珩:“期末考试,考到年级前五十名,你可以找郝主任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姜晓:“……万一他不给我呢?”

    孙阳:“可以等郝主任忘了,过段时间,我们去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秦珩斜了他一眼,“这不是拿,这是偷!如果被发现了,就是处分。”

    林芜也不赞成这么做。

    姜晓无力趴在桌上,“我最近真倒霉。”

    转眼到了周日,沈宜行的生日这一天。林芜八点多钟从出校门,坐了半个小时的车,才到离沈家最近的公交站台。

    她下车,看了看时间,十点十分,现在走过去,到沈家已经刚刚好。

    远处,一个声音叫到。“林芜——”

    沈宜行已经在那等她了。他骑着自行车,

    林芜朝他微微一笑,“宜行哥哥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上来我载你。”沈宜行拍拍后座。

    林芜坐上去。

    “带了书?”

    “嗯!在图书馆借的,还有一点就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《名人传》《格利弗游记》这些。”

    沈宜行了然。这些都是中小学必读课外书。城里的孩子从小就在这种阅读环境中长大,而林芜却没有这种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也不需要每本都看,不然学习精力是不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只是总觉得没有看过,有些可惜。”到了一中才知道,自己要学的东西太多了。且不说国外那些名著,就是国内四大名著她都没有看完整。而学校更是卧虎藏龙。分数真的不能代表什么,那些人热情自信,拥有开阔的眼界,就像沈宜行,像秦珩。

    “别给自己太大压力!扶好了。”

    车子行驶在马路上,迎面风呼呼地吹着。林芜小心翼翼地抓着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初冬的风,打在脸上一点都不觉得冷。这时候,她终于放下紧绷的神经,享受着片刻的自由。

    到家之后,沈宜行看着她红扑扑的脸,“应该给你带个围巾的。”

    林芜搓搓脸,“我不冷的。”她今天特意穿这沈母给她买的大衣,帽子上还有一圈狐狸毛领,很暖和。衣服很好看,她在宿舍换上时,大家一直盯着她看。大概就像灰姑娘换上了盛装。

    “快进去喝点水。”沈宜行拎着她的书包。

    沈宜行十八岁生日,沈家的近亲都来了,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沈宜行给她倒了一杯温水,“葶葶还在房间,我堂妹沈宜琳也来了,要不要去找她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宜行哥哥,你去招待客人吧。我一人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。我一会儿来找你。”沈宜行知道她不太爱和陌生人说话,还不如让她一个自在些。

    林芜一个人坐着倒也不会觉得尴尬,不过这个时候再看书也不适合。沈家养了一只英短,可乐跑到她脚边,蹭了蹭她的鞋子。

    林芜弯腰抱起它。

    自从林芜出现,这件屋子里有人就悄悄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她呀。都这么大了。长得真好看,听说学习也很好。小姑娘命好,救了我们葶葶,现在也在一中念书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母忙了一会儿,才过来找她,“怎么最近都不过来了?”见她穿着她上次给她买的衣服,她的眼睛浮出了笑意。这孩子懂他们的心。

    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