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冷吗?”

    他想脱自己的外套给她穿,却被她制止:“我不冷。”真正冷的只有心,如果心不冷,哪里也不会觉得冷了。

    “驰,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事是你无能为力的,又或者是你觉得你不能做的?”

    “对一个人来说,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,与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同样重要,我不能做的事情我不会去做,但是如果我不能做的事情,它有一个我必须做的理由,那么我就一定会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呢?我从来都没有想过,与其说没有想过,其实是我不敢想,怕想的太好到时候没有那么好会失望,又怕想的太坏现在就没有信心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永远无法预计未来,小时候我们太坦诚,而长大之后我们又太不坦诚,生活常常是出人意料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有些无法理解:“生活跟我们的未来有什么关系?难道现在生活的好就表示未来也会好?抑或是现在不好,未来就会过的很好?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一生中,爱着的人,和睡在身边的人,不是同一个,这是常有的事。把爱她的话,说给别的人听,这是常有的事。想着将来,计划着将来,但将来永远都不会出现,这也是常有的事。所以,我说:人的一生,有时候,就这样,渐渐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一天,司徒雅和上官驰在山顶坐了很久,后来下山时,她就一直在想着上官驰的那句,人的一生,有时候,就这样,渐渐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谭雪云已经走投无路,却还在做垂死的挣扎,江佑南眼看着母亲的处境一天比一天艰难,他终于忍不下去,带着林爱一同去了她的住处。

    只是数日未见,母亲已经消瘦了许多,眼神空洞的毫无神采。

    “妈,你去法国吧,公司破产了没关系,欠的债也没关系,你离开这里,剩下的全部交给我,我会帮你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谭雪云冷笑一声:“上官汝阳都打不败我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想把我扳倒,没门!”

    江佑南有些失望:“你不要再顽固不化了行不行?都死到临头了还嘴硬,我从爸那里得知,现在反贪局已经掌握了你行贿、偷税的有效证据,抓捕你只是早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她们来吧,不到最后关头,我绝不会认输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有什么筹码?我就问你还有什么筹码跟上官驰斗?上次说的多好听,如果能够逃过一劫就去法国定居,结果呢?你逃过一劫后还侥幸能逃过下一劫,是不是非要见到黄河才能死心?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林爱这时也开口了:“妈,佑南说的对,你就不要继续固执下去了,你斗不过上官驰的,趁着爸现在愿意和佑南联手帮你收拾烂摊子,你就安安心心的去法国吧,真到了无法挽回的那一步,就没有人能救的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谭雪云本来就不喜欢这媳妇,如今听林爱说的话句句戳她痛处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算哪根葱在我面前指手画脚?我再落魄也是你婆婆,只有我教训你的份轮不到你教训我!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妈,不许你这样说林爱!”江佑南很不悦的冲母亲发火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走,都给我走,我就是死了也不管你们的事!走,有多远走多远!!”

    谭雪云见儿子不站在她这边却极力维护老婆,心里愈发的气愤,一个劲的轰他们出去。

    江佑南耐心终于耐心耗尽,愤怒的咆哮:“走就走,如果你确定要这么一意孤行下去,那我就真的不再管你了,你好自为之吧!我就当我母亲在我八岁那一年就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他咆哮完,牵住林爱的手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一直到了两人独住的公寓,江佑南这一路都没有说一句话,车子停了下来,林爱轻轻的解开安全带,见江佑南已经把头撇向了另一边,只留一个后脑勺给她,她便诺诺的问:“你不下车吗?”

    “你先进去,我想一个人待一会。”

    林爱听得出他的声音有些不对劲,一把拽过他的身体,让他与她面对面,却在看到他脸庞的那一刻目瞪口呆,她心爱的男人不知何时竟然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林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样,十分的难受,她伸出双臂抱紧他,咬着唇安慰:“佑南,别难过,你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过江佑南温文儒雅的一面,也看过江佑南吃醋愤怒的一面,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