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司徒雅正在她的房间里整理从娘家带回来的书籍,身后的移门被粗暴的拉开了。

    上官驰疾步上前,一把扯住她的胳膊,愠怒的质问:“不是很有骨气么,怎么还是回来了?”

    她怔了怔,淡淡回答:“我只是不想做你的车回来,并没有说永远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玩失踪的老婆,我还会要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的话难不成你想休了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?我还不能休你了?”

    司徒雅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点头:“是的,你当然不能休我。”

    呵,上官驰嘲讽的冷笑:“我休你犯法了?”

    “不犯法,但是……”她停顿一下:“我可能会管不住我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司徒雅不回答,视线却缓缓向下,一直移到了某人的某处,某人顿时了然于心,脸一沉:“你敢胡说八道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一天是你的妻子,我就不会说不该说的话,所以为了你的面子着想,千万不要有休了我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想做我上官驰的老婆?”上官驰点头:“好,我不休你,我慢慢折磨你,我最擅长的就是让女人知难而退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冷笑一声,转身出了她的房间,像来时一样粗暴的的关了房门。

    楼下客厅里,佣人们已经准备好了晚餐,比平时用餐时间整整推迟了三个小时,上官驰拉开椅子坐下去,上官老夫人瞪了儿子一眼,吩咐身旁的佣人:“去喊少奶奶下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夫人。”

    佣人去了又回,恭敬汇报:“少奶奶说她不舒服先睡了,让大家不用等她。”

    上官晴晴忍不住嘟嚷:“肯定是哥刚对她说了什么过分的话,回来时还好好的呢。”

    上官驰眉一挑:“你确定要替她那女人打抱不平?”

    “听听,听听,左一口那女人,右一口那女人,那女人不是你老婆吗?”

    面对父亲的质问,他理所当然的回答:“是老婆又怎么样?是老婆不一定就要把老婆这个称呼挂在嘴上。”

    “少贫嘴,去把她带下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腾一声站起来:“不去是吧?行,那我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女儿立马附和:“我也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老公更干脆,直接起身朝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家里的凝聚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,连老夫人她自己都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上官驰再怎么桀骜不驯,再怎么冷血无情,也只是对待除他家人以外的人,见父母妹妹绝食抗议,他捏了捏眉心,颓废的起身说:“这家真是没法待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并没有真的先睡,而是在耐心的复习明天要教授的课程,蓦然听到开门声,不用猜也知道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那充满愤怒的脚步声啊,如暴风骤雨般向她靠近,二话不说,把她手里的书一合:“限你一分钟之内跟我下楼吃饭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